星光

流年不返,岁月静好。


素年锦时:

抱着电脑在沙发上写作,猫咪摇着小尾巴悄悄走过来

闪烁的眸子,似乎在贪婪索取着你温柔的爱抚

正想伸手去摸猫咪的额头,它高傲的轻巧的跑开

正如转瞬即逝的美好时光,

每次想要伸手去捕捉

最后它总是静悄悄的 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我们还是未曾停下追寻幸福的脚步

也许  一切幸福都是人们虚构的幻象 得未曾有

但人们  终究被岁月教会了知足

这个场景使我突然想起这首曲子,

猫来了,你走了,可一切,都还一样

倘若岁月可以一直这般静好该多好

最后  以一首小纯写给木心的小诗作结

晚安。


素年。


借我一个暮年, 
借我碎片, 
借我瞻前与顾后, 
借我执拗如少年。 
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 
借我变如不曾改变。 
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 
借我可预知的脸。 
借我悲怆的磊落, 
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借我一场秋啊,可你说这已是冬天。

                                   ———樊小纯  《借我》

 当熟悉的乐曲又想起,是否会回忆起某些心伤
犹记秦时明月扑朔迷离的结局
让我们留恋

当漫漫寒夜过去之后,心上的伤能否愈合?
历经种种,
能否如昨?

泛滥的爱情
吞没了我的所有
除了你